土耳其出兵敘利亞 俄能借此實現三種“轉移”嗎

1571183279 114 views

  原標題:土耳其出兵敘利亞,俄羅斯能借此如愿實現三種“轉移”嗎?

  自土耳其10月9日對敘利亞東北部發起代號為“和平之泉”的軍事行動以來,敘利亞強烈回應,許多阿拉伯國家紛紛表達了譴責,德法英等國也以停止軍售、表達關切等方式表明了各自對土耳其軍事行動的立場。然而,俄羅斯的態度似乎令人感到意外,俄總統普京在10日呼吁土耳其權衡局勢,外長拉夫羅夫甚至表示“理解”土耳其的關切,普京在12日又表示所有外國軍隊都應該撤出敘利亞。盡管表態的嚴厲程度有所提升,但考慮到俄羅斯在敘利亞的利益,其反應似乎還是顯得太平淡。那么俄羅斯的態度真的令人意外嗎?

  實用主義外交和區別對待

  從文本上看,俄羅斯對外一直努力發展伙伴關系,廣闊的領土面積和大國雄心使俄羅斯在努力維護大國地位的同時,也在全球不同地區維護自己的國家利益。但國力弱勢的現實使俄羅斯不可能全面、平均地用力,只能在關鍵位置上維護本國的核心利益。特別是在實用主義外交原則的指導下,俄羅斯對同一地區的不同國家采取的是區別對待的方式。

  在中東地區,俄羅斯僅存的軍事基地位于敘利亞,所以敘利亞的重要價值使俄羅斯積極參與有關敘利亞危機的各種事務,甚至是直接出兵影響事態的發展。但在俄羅斯的對外視野中,敘利亞顯然屬于弱國,弱國需要保護,并在諸多方面有求于俄羅斯,所以俄羅斯對敘利亞的內外政策能夠施加重要影響,“框定”成為俄羅斯對待敘利亞的最主要方式。

  與敘利亞相比,土耳其則具有明顯優勢,無論我們將土耳其稱作中等強國還是地區大國,土耳其對中東局勢的發展都更具影響。且不談土耳其與俄羅斯的歷史恩怨,俄羅斯想要中等強國追隨自己,需要更強大的實力和吸引力,當前的俄羅斯并不具備這種條件。土耳其不斷增長的地區和全球野心,使其不可能完全聽命于某一個大國。所以,“框定”的方式對土耳其難以實施。對待中等強國,在俄羅斯不夠自信和缺少實力時,“交易”成為重要的可選方式。俄羅斯支持土耳其的某些利益訴求,以換取土耳其對俄羅斯某些利益的支持。

  到目前為止,俄羅斯對此次土耳其軍事行動的態度,表現為一種平淡、觀望,或許還顯示了某種隱性支持。

  俄羅斯的三個目標

  近期,俄羅斯與土耳其的關系日漸密切,俄羅斯支持土耳其的主要目的是意在推動三種趨勢的變化,或者說是三種“轉移”。

  第一,

  推動土耳其外交繼續由西向東轉移。

  當土耳其加入歐盟的努力長年受挫并遭到美國制裁后,土耳其開始有意將外交重心向東轉移。購買并部署俄羅斯的S-400防空系統,與伊朗、俄羅斯、中國等國家加強合作,都是開展東向外交的鮮明體現。而在美國將土耳其踢出F-35項目的當前形勢下,俄羅斯支持土耳其實現其目標,將有助于繼續推動土耳其的轉向。

  第二,

  繼續推動中東地區的權力轉移。

  自伊拉克戰爭和中東劇變以來,傳統的中東強國如埃及、伊拉克等,已經很難恢復昔日的影響,中東地區的權力格局持續變化,伊朗、土耳其等國逐漸成為更具影響力的中東強國。土耳其繼續做大做強,可以繼續推動中東的權力轉移,在俄土、俄伊關系保持緊密發展的背景下,中東地區的此種權力轉移或許更有利于實現俄羅斯的地區利益。

  第三,

  繼續轉移并增加俄羅斯的中東政策著力點。

  自2015年采取軍事行動直接介入敘利亞危機和開展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行動后,俄羅斯不僅鞏固了自己在中東地區的傳統政策著力點——敘利亞,也逐漸擴大了對中東地區的影響。與伊朗、土耳其甚至包括沙特等國的密切聯系,顯示了俄羅斯在中東增加政策點著力的意圖。而將政策著力點轉移到土耳其這樣的中東強國上,借助俄土合作擴大俄羅斯對中東局勢的影戲,也有助于俄羅斯與美國在中東的較量。

  俄羅斯對形勢的判斷

  俄羅斯對土耳其的隱性支持,與它對三方面的形勢判斷有關。

  首先,俄羅斯相信單憑敘利亞政府自身的能力很難對土耳其采取反擊行動。經過多年戰亂的損耗,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領導的政府已經相當虛弱,很難對外部干涉做出有力回應,即便干涉者是并不算強大的土耳其。而且俄羅斯能夠“框定”敘利亞的政策和行為,所以在敘利亞這一方面,不會出現難以控制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