茍壩會議:一盞馬燈照亮紅軍征途

1563244318 200 views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遵義7月12日電(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見習記者 朱彩云 焦敏龍 曲俊燕 王羽璋記者 田文生)因為使中國革命轉危為安,1935年1月召開的遵義會議被載入史冊,在遵義會議上,以“博古、李德、周恩來”的“老三人團”被取消。

  但實際上,由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組成的新“三人團”的確立卻是在2個月后的茍壩會議。

  20世紀80年代初,當時的中央文獻研究委員會曾讓貴州省有關部門尋找一個叫茍壩的地方?!安簧倮蠈㈩I的回憶錄、國共兩軍的電文都提到這個地方”,遵義市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葛鎮亞說,紅軍途中的一個交叉點就是茍壩會議。

  如今的茍壩會議會址,馬燈與紅軍小道的元素無處不在。1935年3月10日深夜,毛澤東正是提著馬燈,沿著這條小道,找到周恩來,說服周撤銷了原計劃第二天攻打打鼓新場的作戰命令。

茍壩會議會址紀念館陳列的馬燈復制品 曲俊燕/攝

  當天凌晨1時,討論是否發動“打鼓新場戰斗”的茍壩會議召開。

  在這個持續開到深夜的會上,除毛澤東之外的所有與會領導,都一致贊同進攻打鼓新場。朱德等人認為,這有利于中央紅軍拓展川滇黔邊根據地基礎。

  毛澤東提出異議,他從地形、敵我態勢圖中發現,如果紅軍貿然進攻,將面對國民黨在黔的全部部隊。

  “紅軍在時間和空間都被壓縮,無論是人數、武器、裝備都比不過國民黨軍?!备疰倎喺f,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毛澤東捕捉到了“進攻后,如果短時間不能取勝,會被趕來的國民黨軍南北夾擊”的嚴重后果。

  據介紹,如果交戰,當時的紅軍要以3萬人抵擋國民黨的40萬大軍,而蔣介石在周邊地區調集了重兵,不僅有滇軍孫渡3個旅,周渾元縱隊3個師,猶國才2個團,上官云湘1個師,還有剛剛在土城與紅軍激戰的川軍郭勛祺3個旅,黔軍蔣德明1個團,以及蔣介石的嫡系部隊薛岳5個師。

講解員介紹敵我態勢圖 朱彩云/攝

  之后中央軍委二局截獲的敵方密報也驗證了毛澤東的看法。該密報確認國民黨的中央軍、川軍、滇軍、黔軍、湘軍正從四面八方向打鼓新場集結,且離打鼓新場最近的部隊還不到2個小時路程。

  很難想象,如果沒有那個亮起一盞馬燈的夜晚,紅軍與中國革命的命運會是如何。

  

茍壩會議:一盞馬燈照亮紅軍征途

毛澤東當年提馬燈走過的紅軍小道 朱彩云/攝

  最終,張聞天在1935年3月11日立即召開緊急會議,會上否決了攻打打鼓新場的作戰計劃,毛澤東重新掌握了軍事指揮權。新“三人團”也由此成立。

  毛澤東后來回憶時曾說“真理有時掌握在少數人手里”,“比如茍壩會議,我先有3票,后頭只有1票,我反對打打鼓新場,要到四川繞一個圈,全場都反對我,那個時候我不動搖,我說,要么就聽我的,我要求你們聽我的,接受我的這個建議。如果你們不聽,我服從,沒有辦法。散會之后,我同恩來講,我說不行,危險,他就動搖了,睡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又開會,聽了我的了”。

  對于這次會議上發生的分歧,葛鎮亞認為,各大軍團的政委也都是很能打仗的軍事家,他們看重攻城略地,收繳些武器來武裝自己,“但毛澤東看到的是更深遠的層次,當時的紅軍更要緊的是保存隊伍,再求發展”。

  歷史證明,從此次會議中凝練出的“打是手段,走是目的”理念,被運用到了三渡赤水、四渡赤水中,讓紅軍以最小的代價成功突出重圍。

  因“忽東忽西,欲北還南”的戰略思路,四渡赤水更是成為“軍事史上的神話”。一個高效、精干的新“三人團”正全權指揮軍事,將紅軍長征和中國革命引向最終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