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公司接連被查 金融科技行業展開大亂大治

1571135379 169 views

第三方大數據公司“一夜入冬”。

三季度以來,部分地區監管與警方加大對第三方大數據公司的整治力度,多家大數據公司接連被查,暫停業務,而有些征信公司也牽扯其中,被警方帶走配合調查。業內普遍認為,大數據行業這場突如其來的風波,或因“爬蟲”信息濫用,深度涉足現金貸業務有關。

與此同時,諸如銀行等機構與金融科技公司如何開展合作類業務、合作的邊界在哪兒等問題也引起了廣泛關注。對此,有業內人士直言,監管層面要盡快出臺金融科技監管的條例,出臺金融科技的具體監管規則,向監管金融業務一樣監管金融科技公司,促進大數據風控行業的合規、有序、健康發展。

大數據公司禍起蕭墻

隨著金融科技行業的迅猛發展,不少銀行、保險機構開始與金融科技機構開展信貸、營銷等合作。但由于相關機構在開展業務中有不少灰色操作,目前個人信息泄露、催收等各類風險問題突出。

從公開信息來看,9月初截至當前,僅僅半個月時間,已經有6家公司先后被爆出負責人被帶走調查或公司已暫停、調整業務等消息。這也是繼2017年,15家大數據公司被查之后,數據行業的再次震蕩。

“長期以來,個人金融信息獲取及保護層面缺乏明確監管要求,為中下游的不少亂象提供了土壤,其中既涉及數據采集和交易過程中的隱私保護亂象,也包括數據應用階段的騷擾式營銷甚至暴力催收等?!蹦炒髷祿締T工對《華夏時報》記者透露,本次受影響最大的是高利貸平臺,其可能會逐步萎縮消亡,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短期內也將面臨數據成本提高,考驗其風控能力。

數據獲取與使用的低門檻,也大幅降低了金融領域無證經營門檻,大量不具備基本從業素質、缺乏風險意識的機構無序競爭,給行業的治理整頓和可持續發展帶來很大難度。不少從業者認為,如今的嚴查,只不過是早晚的事。

當前,持有個人征信業務牌照的機構僅百行征信一家,也就是說,各類以大數據風控為名,行個人征信之實的第三方大數據公司,理論上來說其經營行為為無牌的“非法”狀態。

監管釋放強烈信號

事實上,從監管的角度出發,也早已暗含了多重的信號。

今年以來,如浙江銀保監多次發文強調,各銀行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環節外包,其9月17日下發的《關于進一步規范個人消費貸款有關問題的通知》則再次重申,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業務外包。

一資深分析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上述文件雖然只是一個地方性的監管政策,但反映浙江等地區監管部門對風險和問題的政策反應更快,也釋放了金融監管部門對消費信貸業務風險的高度關注信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該領域未來監管政策的發展方向。

不僅是大數據公司,包括銀行等在內的金融機構與所謂的金融科技公司如何開展合作類業務、合作的邊界在哪等,也都引起了業界的廣泛關注。

10月12日,北京銀保監局出臺了全國首個規范金融機構和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政策指南——《關于規范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對轄內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開展合作類業務提出5個“嚴禁”要求。

按照這份《通知》的定義,金融科技公司是指通過輸出技術或提供場景,與銀行業金融機構在營銷、獲客、風控、運營等領域開展合作的企業。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四種機構:1. 在金融業務與技術輸出方面同時布局的互聯網企業; 2. 主要依托互聯網展業的民營銀行、直銷銀行、保險公司、保險中介機構及銀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3. 利用新技術或依托互聯網從事類金融業務、經紀類業務、中介服務及信息服務的企業;4. 提供數據或技術服務的企業等。

在這一定義之下,《通知》要求銀行加強合作機構管理,對合作機構建立準入、評估和退出機制。提出了五個“嚴禁”,加強商業銀行合作機構管理。具體包括:合作機構準入應報總行審批,嚴禁未經授權開展合作;嚴禁與以金融科技之名從事非法金融活動的企業開展合作;嚴禁與虛構交易背景或貸款用途,套取信貸資金的企業開展合作;嚴禁與以非法手段催收貸款的企業開展合作;嚴禁與以“大數據”為名竊取、濫用、非法買賣或泄露客戶信息的企業開展合作。

在上述分析師看來,這實則是北京銀保監局為銀行等機構與金融科技企業合作劃清底線,在源頭上開始規范金融科技的發展。

深刻教訓值得總結

由于誘惑的存在和一些金融機構受到了急功近利思想的影響,導致了它們作出了錯誤的選擇,吸取了慘痛的教訓,也一定程度上令普惠金融蒙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