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之困:硬件支撐不足 軟件趨于封閉

1571338039 112 views

原標題:谷歌之困

成立21年的谷歌正處于瓶頸期,卻一直難以突破。10月16日,谷歌發布Pixel 4手機和Pixelbook Go筆記本等一系列硬件新品,配置還是不夠“上路”。盡管這么多年谷歌一直在大力發展硬件,但這項業務仍然沒能撐起谷歌。而在軟件上,谷歌則采取越來越封閉的態度。谷歌今年的營收、凈利潤等多方面數字均不及預期,在硬軟件發展不力、廣告收入連續下滑的情況下,還面臨著華為鴻蒙系統的挑戰,未來如何突圍正成為谷歌的一大困局。

谷歌之困:硬件支撐不足 軟件趨于封閉

硬件支撐不足

谷歌此次帶來了硬件“全家桶”,包括智能手機Pixel 4系列、Google Pixel Buds耳機、Pixelbook筆記本等新品,幾乎更新了自己的全線硬件產品。

Pixel 4在設計上依然沒有太多亮點,對比其他品牌手機產品來看會有些過時;Pixel 4依然保留了額頭和下巴的設計,而且額頭的厚度很寬,與現在流行的全面屏背道而馳;Pixel 4背面的雙攝像頭模塊不僅凸起,而且尺寸很大,看起來并不美觀。拍照方面,Pixel沒再守舊,但也只有雙攝,一顆常規的廣角鏡頭,一顆2倍光學變焦的長焦鏡頭,沒有時下流行的超廣角。

在過去幾年中,作為傳統互聯網服務巨頭的谷歌,對于硬件業務產生了濃厚興趣,甚至斥資十多億美元收購了HTC的硬件代工業務。近些年,谷歌的硬件業務越做越大,涉及的產品種類眾多,其中包括智能手機、智能音箱、智能家居、個人電腦等。

從營收上來看,硬件業務沒有讓人失望。谷歌的硬件業務營收從2016年的25.1億美元大幅增長到2018年的87.91億美元,連續高速發展。

然而,硬件業務在谷歌業務中的占比依然是極少數,營收占比最多也就是8%-9%左右,貢獻的利潤占比更低,只有4%-5%左右。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財報中,硬件業務是歸類到其他業務中的,大頭還是谷歌的廣告業務。

與此同時,各產品線的發展并不那么順利。今年6月,谷歌發言人宣布,該公司將正式放棄平板電腦業務,并取消兩款尚未對外宣布的設備;在智能手機市場,雖然谷歌Pixel產品成功引發媒體關注,但是這一產品叫好不叫座。

軟件趨于封閉

對比硬件,軟件仍然是谷歌的支撐性業務,但谷歌目前試圖更加封閉的舉動備受爭議。

近日,有消息稱,谷歌推出一條新的政策,要求所有的安卓設備必須要使用安卓系統傳統的導航虛擬按鍵設計與安卓10最新的手勢操作系統,當然,手機廠商原本為自家手機產品設計的手勢操作系統還是允許帶在自家的手機產品中的,不過谷歌方面不允許手機廠商自家的手勢操作系統放在設置頁面的初始菜單中,也不允許手機廠商們通過彈出視窗或通知等提示方式來為自家的手勢操作系統進行宣傳。

這意味著原本開源的安卓操作系統正在逐步向閉源的方向靠近,一旦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統成功閉源,那么目前所有的安卓設備就必須要使用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統,谷歌也可以對安卓操作系統進行收費,或者統一推送谷歌的全家桶,以安卓操作系統現在的占有量,閉源后的安卓操作系統將會成為全球最大的閉源手機操作系統。

越來越受制于谷歌對于手機廠商來說并不是什么好事,以華為為例,谷歌封閉了華為Mate 30系列手機用戶可以自己安裝谷歌應用的途徑,這使得華為在國外啟動銷售失去了唯一的支撐手段。

通信觀察家康釗認為,走下坡路的企業一般喜歡用生態鏈來捆綁用戶屏蔽對手,比如蘋果的iOS系統,蘋果手機硬件越來越一般,只能用應用商店、操作系統來維持優勢。上升狀態的企業則相反,希望行業開放。

未來何去何從

與所有互聯網公司發展到一定階段后都會面臨轉型難題一樣,谷歌也不例外。在PC時代,谷歌在全世界范圍內沒有對手;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谷歌卻一度面臨挑戰。

谷歌今年的財報也反映了這個事實。2019 年第一季度財報,谷歌總體營收和廣告業務營收增速均在放緩,總營收為363.39億美元,同比增長16.8%,這一漲幅是三年來最低。作為核心的廣告總收入為307.2億美元,同比增長15.31%,增速比去年四個季度中的任意一個都低。

谷歌二季度凈利潤雖然同比增長211%,卻是與歐盟罰款有關。由于因為使用安卓移動操作系統阻擋競爭對手,谷歌不得不向歐盟交付5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30億元)的罰款,使最終凈利潤受損。在非美國公認會計原則下(不含罰款),2018年二季度凈利潤為82.66億美元,2019年二季度凈利潤為99.47億美元 ,同比增長20%。